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702章 巨变(下)(第四更)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王宫正门前的广场上,数以千计穿着民族服装的男女载歌载舞,夜空中烟花不断绽放,这是国王贾利法为儿子平安回归而举行的庆祝活动。

    广场北面就是王宫,白色宫殿建筑群气势恢宏。

    宏伟王宫正门上方的观礼台,一代又一代国王就在这里阅兵,或观赏大型歌舞表演,与民同乐。

    此时,观礼台上,整齐排列十多张桌子,迈哈国重要王室成员,才有资格坐在桌边,贾利法和索米娅居中而坐,左侧的桌子边,坐着苏昊、班迪。

    一些王室成员皱眉打量苏昊,觉得苏昊碍眼,可这是过贾利法国王的意思,没人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场的王室成员也清楚,国王给予苏昊这么高的礼遇,皆因苏昊救过班迪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班迪。”

    贾利法向苏昊表达谢意,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苏昊也举杯,笑道:“遇到班迪,是我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贾利法听了苏昊这话很高兴,对苏昊道:“棕榈岛尚未开始出售的别墅,你可以任选一栋。”

    枫叶岛,棕榈岛,都是填海形成的岛,前者是枫叶形,上面建有全球最豪华的机场,后者则像棕榈叶,被打造成顶级度假区。

    棕榈岛上的临海别墅,各国富人争相抢购,以至于一墅难求。

    贾利法言外之意,要送棕榈岛的别墅给苏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端着酒杯的苏昊琢磨该不该收下别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掀起冲天火光和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广场上发生爆炸,表演歌舞的男女演员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坐在观礼台上的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苏昊汗毛炸立,并非广场发生爆炸所致,而是直觉在示警,致命危险就在身边,他无暇多想,抬脚踹开贾利法,又以最快的速度扑倒坐在另一侧的班迪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贾利法的椅子爆炸。

    要不是苏昊踹开贾利法,贾利法必死无疑,可贾利法毕竟离爆炸的椅子最近,受伤也最重,肩背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观礼台发生爆炸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压垮人们心理承受能力的最后一根稻草,广场上的人四散奔逃,互相揪扯、踩踏。

    场面完全失控。

    观礼台,高高在上的王室成员,在这一刻也和普通人一样脆弱、恐惧,抱头乱窜,王宫卫队副队长瓦弗亚带着几十人,着急忙慌冲上观礼台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瓦弗亚看到贾利法国王浑身是血趴在王后怀里,不顾一切跑过去,搀扶国王。

    苏昊爬起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班迪瞥见父亲受伤,急哭了。

    训练有素的王宫卫士分头护住国王、王后、班迪等重要王室成员,迅速离开观礼台,往王宫里撤。

    苏昊也紧随众人撤入王宫。

    百余人拐拐绕绕最终撤入王宫西北角宛若堡垒的建筑中。

    这栋形似堡垒的建筑既是避难所又是急救所,有最先进的无菌手术室。

    在王宫中值班的一队医护人员已做好准备工作,几名卫士把昏迷的贾利法轻轻放在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班迪想扑过去,被索米娅拉住。

    “不要影响医生。”

    索米娅小声安抚儿子,其实她也心急如焚,想哭。

    手术室的门缓缓关闭。

    索米娅搂着儿子,悲痛哽咽。

    苏昊站在一旁,不知该如何安慰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封闭这里。”

    瓦弗亚一声令下,百余卫士迅速行动。

    “我要灭掉烈焰教。”

    班迪哭着说,年幼的他认定是烈焰教在干坏事。

    索米娅欲言又止,这么多人在场,她不能向儿子吐露最大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未必是烈焰教。”

    苏昊道出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在国王座椅下放置炸弹,一定是王宫内部人员所为,以烈焰教的行事风格,若在王宫里安插这么厉害的棋子,早就动手了,绝不会等到今天。

    “还可能是什么人干的?”

    瓦弗亚下意识问苏昊。

    苏昊摇头。

    在场几位王室成员皱眉思索。

    外面。

    王宫卫队队长扎伊带着上百名武装到牙齿的卫士赶到,守门的卫士没阻拦扎伊。

    扎伊走进“堡垒”,见苏昊也在,微微眯眼,眼底闪过一抹杀机,他向索米娅班迪行礼后问瓦弗亚“陛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瓦弗亚道:“正在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扎伊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突然,外面枪声大作。

    瓦弗亚愣了一下,赶忙拔枪,冲向门口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枪声令在场的人心尖狂颤。

    瓦弗亚后脑勺中枪飙血,向前扑倒。

    开枪的人却是王宫卫队队长扎伊,同一时间,随着扎伊进入“堡垒”的十几名重装战士开枪射击。

    忠于国王的侍卫猝不及防,纷纷中弹倒地。

    索米娅、班迪以及其他王室成员都懵了。

    十几名重装战士调转枪口,对准聚在一起的王室成员。

    “扎伊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索米娅太过震惊太过愤怒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国家!”

    贾利法国王的亲叔叔怒指扎伊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背叛国家,而是在拯救国家,如果贾利法继续执政,会给国家带来灾难,我们需要一位更有作为的新国王。”

    扎伊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你这样的人,说自己为了国家,谁信?”苏昊开口嘲讽扎伊,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,你还敢开口说话,有胆魄,我的确也在为自己着想,一个讨厌我的小子以后成为王储,我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扎伊冷笑着瞥一眼咬牙切齿的班迪,又对苏昊道:“这里不是烈焰教据点,今晚你做不成英雄,救不了任何人,包括你自己,不过,在杀你之前,我会让你感受什么是真正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苏昊不温不火的言语中透着强大自信。

    扎伊仰面大笑。

    这时,十几名重装战士护着两人走入“堡垒”,其中一人苏昊认识,正是埃鲁王子,另一人是埃鲁王子的父亲,哈塔姆。